离人悲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张佳乐2016生贺-欢乐向>花言巧语

hhhhhhhhhhhhhhhhhhhhh

杳桑云:

题目很高端,然而并不是。
欢乐向ooc,不喜慎入。
可能有人写过了,但脑洞嘛,总会重合。


张佳乐惆怅托腮望天。
杯子里泡着花茶,路过的林敬言一看,有点眼熟。
张佳乐突然不耐烦地又从眼前张新杰精心栽培的梅花上扯了一朵,寂寞如雪地扔进茶杯,说了句“shut up too,碧池!”
林敬言:“……”
林敬言赶紧去给张佳乐泡核桃粉,智障不要紧,智障又摘张新杰的花还侮辱花的贞操就要出大事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听着电话,“……所以你打电话过来不是和我要礼物而是和我说明了一个我早就知道的事实?”
“什么?”张佳乐很感兴趣地问。
“你智障还没治好。”
“……”张佳乐挂了电话,又无比烦躁地扯下一朵梅花,“shut up again!”
“……”林敬言手里的核桃粉倒到了地上。


张佳乐思考了很久,把目光猛的转回林敬言身上。“老林!!”
“……”林敬言冷静地说,“我没吃的。”
“不是,”张佳乐拖着凳子挪到了林敬言边上,一脸真挚。“我想和你谈谈心,有大事,很大的事。”
说完他又转头冲着那盆花的位置喊了句,“no bb!!”
林敬言:“……先喝口核桃粉再说。”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听到那盆花说话?”林敬言目瞪口呆,“而且还是张新杰的声音?”
“准确的说,是一个非常欠揍的张新杰的声音。”张佳乐纠正。
“……”林敬言恨不得捂住张佳乐的嘴。
“我从来没有觉得黄少天这么安静过,”张佳乐痛心疾首,“从早上开始,那盆花就在和我说,张佳乐,张佳乐,张佳乐,你的裤拉链开了,开了开了开了,开了三厘米,三厘米三厘米……可我今天穿的裤子没有裤拉链!”
林敬言抑制住自己低头去看张佳乐裤裆的冲动,“所以说,植物和主人性格相反了?”
张佳乐突然沉默地盯着林敬言桌上的小肉芽。
“……”林敬言有种不祥的预感。“它说什么?”
“小林和我说,哈哈哈张佳乐你今天可真帅啊可是没我帅,么么哒。”张佳乐一脸要吐了的表情,“真的是相反的,这是明骚啊……”
林敬言:“……”妈的你才闷骚。


张佳乐出门逛了逛,惊奇地碰到了提着一盆花的韩文清。“队长?你在干嘛?”
“我妈让我带盆花回家。”韩文清皱眉,“你不训练出来乱逛?”
“……”张佳乐小腿一软。
“张佳乐,别怕,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会放肆你。乖。”花用韩文清的声音含情脉脉说。
“…………”张佳乐小腿直了,转身就跑。妈的,太惊悚了…


这种病治不好,说出来别人不会相信你耳朵有病,他们只会觉得你脑子有病。
张佳乐一筹莫展,坚决杜绝了逛花鸟市场的爱好。
“好比听一百个黄少天在和你讲话……”张佳乐掏了掏耳朵。
背后不能说人坏话。蓝雨也养了植物,张佳乐比完赛顺路去逛了一下,一进门就听见喻文州一声大喝。“站住!!孽障!!”
“……”张佳乐默默站住了,觉得自己肯定没睡醒。
喻文州端着盆花有点莫名其妙看着张佳乐,“前辈不进来吗?”
“……”张佳乐瞅眼那花。
花说:“给本总裁滚进来!”
“……”张佳乐转身去了黄少天房间。


张佳乐和黄少天种的金桔树(…)大眼瞪小眼。
张佳乐:“……”
金桔树:“……”
张佳乐:“……”不好玩,转身走了。


他没敢去轮回串门,毕竟周泽楷的芦荟在他还没进门前就发出了一百只鸭子般的噪音。


他去兴欣的时候一眼看到一盆娇滴滴的仙人掌。
张佳乐:“……叶修?”
仙人掌更害羞了:“…讨厌啦~”
张佳乐因为那个波浪线笑得前仰后合。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
仙人掌:“不要老是叫人家啦…修修羞羞…”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修修!!”
路过的叶修:“……”
张佳乐背对叶修,锲而不舍地调戏仙人掌:“修修!修修!”
叶修:“来人,把这智障给哥叉出去。”


他万万没想到最危险的东西是王杰希家的兰花。
一进门就听到王杰希说:“庶民,跪下。”
“……”张佳乐默默蹲了下来。
王杰希:“……你干什么。”
窗台上一盆兰花摇曳生姿。
兰花:“见到本王是你三生三世的福分,还不磕头?”
张佳乐:“……王杰希,我觉得你家花和你还是很像的。”
王杰希:“……你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没了XD
张佳乐我爱你❤

评论

热度(841)

  1. 长安似初-ed杳桑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