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悲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周叶】爱他就要……【上篇】

任悠扬:

♡just一块周叶小甜饼!快月考了给自己攒攒人品吧
♡尝试了新的排版方式
♡本来想作为老叶生贺的!!这么迟才发实在没脸说是生贺了……(可以说是非常咸鱼了……对不起……
♡公司前后辈设定



啊!好好看的衬衫!好适合前辈!深灰色的布料,透气舒适的质感……


不过最让人心动的还是商品介绍里的这句话啊——


“送男朋友的最佳礼物,爱他就要送给他最贴心清爽的夏日体验!”


嘿嘿嘿……男…男朋友……前辈吗?


虽然只是作为后辈送给公司前辈的生日礼物,但是,我想要表达的并不只是感谢前辈对自己工作上的指点这样简单的感情啊……


“感谢前辈一直以来对我工作上的指导,很照顾我,和您相处非常愉快,您是我非常敬佩的人,我非常非常喜欢您,如果可以的话,请对我的生活也多多指教吧。”


这样说可以吗?会不会不太合适啊?最重要的是,自己能一次性说出这么多话吗……


脑内进行着复杂而激烈的思考的周泽楷那修长有力的手指在橙色调界面上点来点去。


  刚点下“立即购买”,马上又忙不迭地点击退出,想了想点击了“收藏”。


  再想了想又点击了“加入购物车”。


  唉。连他的尺码都不知道,难怪人家不喜欢你了。虽然不太好意思,不过还是想办法装作不经意地找前辈打听打听吧。周泽楷默默地想着,一手托着腮,一手握着手机,站起身来,英俊地漫不经心地温文尔雅地看了看办公区另一头正在看着电脑屏幕转笔的某个人,又快速的坐下了。


  关闭了手机淘宝,转过头来盯着电脑屏幕上的设计图,周泽楷握紧了拳头——


  果然一旦看到喜欢的人的脸,即使正在加本周的第三次班也是那么的充满工作的动力呢!


 


——至少在精疲力尽地和同事打过招呼提着包地走出公司大门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夜色下的大都市华灯初上,周泽楷独自走出写字楼大门。市中心最繁华的路段人来人往,他只是蹲下身子系个鞋带,再起身时眼前的景象就已完全不同。


  可是那些行色匆匆的面孔中,却没有他最想看见的那张脸。


  周泽楷正奇怪于自己突然涌上心头的落寞,却闻到了一阵勾人的香味,他不用回头都知道那是什么,幸福感一点一点的出现。
 
  转过身,入目果然是卖福鼎肉片的大叔大婶熟悉的身影。周泽楷英挺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堪称完美得可以在电视广告中反复播放的笑容,走向那个热气腾腾的小摊。


  “一份,8块的。不放,腌萝卜。”周泽楷掏出钱递过去,悄摸摸地舔了舔嘴唇。等接过那碗烫呼呼香喷喷的福鼎肉片,刚才心中的那些感伤顿时去了大半。


  而接下来他听到的那个声音,又令他心中剩下的那么一丢丢的小小的剩余的感伤也无影无踪不知消失在了哪个外太空。


  “你好啊小周,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
 
周泽楷像是被雷击中了,刚要转身离开的步伐停住,转过身来,看着说话的人。


  “前辈……”


“嗯,小周啊,没想到你也爱吃这个。”叶修正低头找零钱,头也不抬地对老板说:“一份五块的,不打包,就在这儿吃。”


周泽楷发挥了他的高行动力,飞快地在小摊边上的小桌子旁摆好两个塑料凳子,把自己那碗已经打包好了的福鼎肉片放在桌上,坐下来用好看的星星眼仰头看着正好捧着一碗福鼎肉片走过来的叶修:“前辈,一起。”


叶修从善如流地坐下,一下子两个身高腿长的大男人就一起可怜巴巴地窝在一张小桌旁。他吹了吹还烫着的福鼎肉片:“小周你也在这里吃啊?我家住的离公司是太远了,坐地铁还要快一个小时,实在没法打包啊,只能在这里凑合着吃了。”


但是你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一点被迫凑合的情绪啊……周泽楷看着笑意盈盈的叶修的脸被热气氤氲得带着点温柔,大城市亮如白昼的繁华灯火闪烁在天地间,照的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明亮,一时间觉得有点梦幻,但还是努力说着话回应着叶修: “嗯,我家很近。”说完又补充道:“离公司。”


叶修马上接道:“那你怎么也在这儿吃啊?”不等周泽楷答话,他仿佛已经知道周泽楷肯定答不上来似的又说:“哎呀,刚才忘了跟老板说不要放腌萝卜,这下糟了,我从来不吃这个的。”说完用勺子搅着碗里的肉片,用有点无辜的小眼神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有点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回:“嗯……再一份?”


叶修却是笑着摇摇头:“不用了,其实尝尝没吃过的东西也没什么,说不定味道会惊人的还不错呢?”说完就舀了一勺吹吹吃了。


周泽楷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开始吃,慌忙拿了勺子就谨慎地吃了几口。一边尽量保持帅气地吃一边在心里偷偷撒花:前辈答应了我的约饭【?】,还热情地和我聊天,即使面对的是我这样的人【哪样?】,却还是不停地主动找话题……实在是对我太好了!我也要努力和前辈愉快地交谈啊!


给自己加油打气完毕后,周泽楷优雅而风度翩翩地抬起头,憋了半天也只是憋出一句……


“我也,不喜欢腌萝卜。”


♡to be continue♡


♡学校门口的福鼎肉片虽然不是什么健康食品,但味道真的不错呀嘿嘿!

叶神生快!

墨子卡:

叶落知秋不留痕,
修花怜月雪微凉。
生亦为王平青云,
快哉游戏红尘间。


草草码上藏头诗一首 。

墨子卡:

甜炸啊啊啊啊!

草莓君:

把最近画的佐鸣发一下。前2P年龄操作,P3有病的四格,P4高中生PARO佐助吃醋www

墨子卡:

hhhhhhh

吃了没:

开个车

福娃组(。)——“尖叫吧路人”paro

简单来说就是让各位战队的队长们装成司机去载客,然后记录粉丝和大神们之间互动的节目。

然而除了喻队,其他都毫无互动……

PS:为了避免出现乘客殴打司机(叶:。)的情况,各位队长都是主场作战哈。



我造这个题目肯定有些同学要胡思乱想。

把公交卡都收起来。

[耀米]Yesterday Once More

稚气

墨子卡:

翻出一篇N年前写得aph同人
wodema 写的这什么鬼
开心就好
忘记烦恼
宇宙很大任飞翔
还在文艺的年代
耶我是非主流
笑死我了hhhhhhh
占tag抱歉
私设重如山!


他轻抚过覆着青苔的石板,细雨绵绵,恍若昨世。
那天的天气也如今天这般,阳光灿烂却并不刺眼,微风微醺,如喝了酒的醉汉,带着香甜的醉意,叫人沉溺其中。
那天,王耀静坐在藤椅上,不时轻轻啜一小口杯中滚烫的热茶,平静而又深邃,似乎看不出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争执,也看不出他正在滴血的心。刚刚那个金发蓝眼的人,将门怒摔而去的身影似乎还在眼前挥之不去。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阿鲁。王耀望着远处,是满眼绿意盎然的风光,却驱不散他心中的阴霾。或许,该是出去散散心了吧阿鲁。他这么想着,没对任何一个人说道别,孑然一身,彷徨在江南的小镇里。


他最喜欢细雨飘飘的日子,雨丝轻抚,细腻悠长,冰凉舒适,将他焦躁不安的心情给抚平了。他喜爱江南的一草一木,似乎能与它们隔着时空对话。他默然,自己心思细腻如此,虽明白他不过无奈之举,可却无法与他沟通,无法理解他,无法听进他任何一字一句的解释,争锋相对,冷嘲热讽,这是王耀最常对他做的事。
撑着油纸伞,荡过泛着微波的河,抚过覆着青苔的青石。他想了许多许多,独居一偶来躲避他隐藏起自己的内心?不,这不是他。王耀蓦然停住了他的脚步,手指压在石板上,因用力指尖泛着苍白。这优柔寡断的人是自己吗阿鲁?这徘徊不定的人是自己吗阿鲁?这举棋不定的人是自己吗?王耀迷茫了。
“你确定吗?要离开他?”欧洲绅士的一言一行都流露出高雅的气质。他睁开眼睛,望着前面这个低迷的人。“我,我不知道。”带着一丝丝的惶恐,这个人第一次如此紧张和不安。以前不是没吵过,可这次却莫名的让他心慌。生性自由的他所幸和以往一样,因受不了冷战,而跑到好朋友家来躲过这场风雨。但在几天前,他悄悄地溜回家,发现地板已微微布上一层灰尘,没有人在家。没有那个喝着茶,内敛而又美好的身影。
“或许吧…”他苦涩一笑,回答道,曾经闪耀着璀璨光芒的眼睛黯淡了下来,至于一层浓厚的阴影将其覆盖。
“阿尔,你可要想好,这是关乎到你们未来的事情”,亚瑟端起茶杯,在袅袅白烟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凡事,没到最后不要妄下决定。”
一阵沉默。
“我已经决定好了,与其这样,倒不如……”阿尔攥紧了手中的被子。
该回去了阿鲁。就算回去看不到他,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家,或许,后来就不会了阿鲁。王耀收拾完自己的行李,在飞机上看着流云变幻莫测,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再住上一阵子,若是他还未出现,自己也将再也不属于那了。
门房紧闭。
呵,果然是这样吗阿鲁?王耀苦笑着摇了摇头。
随即“嘎吱”一声,门开了。
突然,自己被一道身影拥住了,那个人的声音有些哽咽:“耀耀,欢迎回家。”王耀眼中氤氲了水色,伸手紧紧地拥抱身前这个微微颤抖的身躯:“嗯,我回来了阿鲁。”
夕阳缓缓地倾洒过余晖,美丽而又宁静,给门前这一道紧紧相拥的身影镀上了一层柔和金边。
第二天,王耀很早就醒了,他带着柔和,看着身旁还在睡梦中的男人,轻轻地吻上了他的额头。昨天的那一幕似乎还在眼前。
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现。

抽奖结果公示

感谢!!

一一:



第一次抽取出了点问题大家就当做没看到吧(。)


这是最后确定的抽奖结果:


 @远离喧嚣的理想乡 


 @纯洁滴纯洁货就是我 


 @华灯初上 


 @小琰 


 @离人悲 


 @芮球酱 


 @唯_晓 


 @半日闲休 


 @没事纵纵火 


 @旅星 


 @lcyyzyyzy




黑箱名单就不公开了(。)


邮费问题……本来的方法现在想想不太合理,现在考虑是快递到付,如果不接受可以放弃。


如果有中奖者放弃名额,会再次抽取。


没有中奖也不要不开心呀,真·特别想要的话,四月下旬会开通贩> <


(由于印刷和代理成本估计失误,通贩价会比之前说的高一些,不过肯定是成本价,不能接受的可以去多买两个皮皮门挂牌(诶)

<张佳乐2016生贺-欢乐向>花言巧语

hhhhhhhhhhhhhhhhhhhhh

杳桑云:

题目很高端,然而并不是。
欢乐向ooc,不喜慎入。
可能有人写过了,但脑洞嘛,总会重合。


张佳乐惆怅托腮望天。
杯子里泡着花茶,路过的林敬言一看,有点眼熟。
张佳乐突然不耐烦地又从眼前张新杰精心栽培的梅花上扯了一朵,寂寞如雪地扔进茶杯,说了句“shut up too,碧池!”
林敬言:“……”
林敬言赶紧去给张佳乐泡核桃粉,智障不要紧,智障又摘张新杰的花还侮辱花的贞操就要出大事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听着电话,“……所以你打电话过来不是和我要礼物而是和我说明了一个我早就知道的事实?”
“什么?”张佳乐很感兴趣地问。
“你智障还没治好。”
“……”张佳乐挂了电话,又无比烦躁地扯下一朵梅花,“shut up again!”
“……”林敬言手里的核桃粉倒到了地上。


张佳乐思考了很久,把目光猛的转回林敬言身上。“老林!!”
“……”林敬言冷静地说,“我没吃的。”
“不是,”张佳乐拖着凳子挪到了林敬言边上,一脸真挚。“我想和你谈谈心,有大事,很大的事。”
说完他又转头冲着那盆花的位置喊了句,“no bb!!”
林敬言:“……先喝口核桃粉再说。”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听到那盆花说话?”林敬言目瞪口呆,“而且还是张新杰的声音?”
“准确的说,是一个非常欠揍的张新杰的声音。”张佳乐纠正。
“……”林敬言恨不得捂住张佳乐的嘴。
“我从来没有觉得黄少天这么安静过,”张佳乐痛心疾首,“从早上开始,那盆花就在和我说,张佳乐,张佳乐,张佳乐,你的裤拉链开了,开了开了开了,开了三厘米,三厘米三厘米……可我今天穿的裤子没有裤拉链!”
林敬言抑制住自己低头去看张佳乐裤裆的冲动,“所以说,植物和主人性格相反了?”
张佳乐突然沉默地盯着林敬言桌上的小肉芽。
“……”林敬言有种不祥的预感。“它说什么?”
“小林和我说,哈哈哈张佳乐你今天可真帅啊可是没我帅,么么哒。”张佳乐一脸要吐了的表情,“真的是相反的,这是明骚啊……”
林敬言:“……”妈的你才闷骚。


张佳乐出门逛了逛,惊奇地碰到了提着一盆花的韩文清。“队长?你在干嘛?”
“我妈让我带盆花回家。”韩文清皱眉,“你不训练出来乱逛?”
“……”张佳乐小腿一软。
“张佳乐,别怕,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会放肆你。乖。”花用韩文清的声音含情脉脉说。
“…………”张佳乐小腿直了,转身就跑。妈的,太惊悚了…


这种病治不好,说出来别人不会相信你耳朵有病,他们只会觉得你脑子有病。
张佳乐一筹莫展,坚决杜绝了逛花鸟市场的爱好。
“好比听一百个黄少天在和你讲话……”张佳乐掏了掏耳朵。
背后不能说人坏话。蓝雨也养了植物,张佳乐比完赛顺路去逛了一下,一进门就听见喻文州一声大喝。“站住!!孽障!!”
“……”张佳乐默默站住了,觉得自己肯定没睡醒。
喻文州端着盆花有点莫名其妙看着张佳乐,“前辈不进来吗?”
“……”张佳乐瞅眼那花。
花说:“给本总裁滚进来!”
“……”张佳乐转身去了黄少天房间。


张佳乐和黄少天种的金桔树(…)大眼瞪小眼。
张佳乐:“……”
金桔树:“……”
张佳乐:“……”不好玩,转身走了。


他没敢去轮回串门,毕竟周泽楷的芦荟在他还没进门前就发出了一百只鸭子般的噪音。


他去兴欣的时候一眼看到一盆娇滴滴的仙人掌。
张佳乐:“……叶修?”
仙人掌更害羞了:“…讨厌啦~”
张佳乐因为那个波浪线笑得前仰后合。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
仙人掌:“不要老是叫人家啦…修修羞羞…”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修修!!”
路过的叶修:“……”
张佳乐背对叶修,锲而不舍地调戏仙人掌:“修修!修修!”
叶修:“来人,把这智障给哥叉出去。”


他万万没想到最危险的东西是王杰希家的兰花。
一进门就听到王杰希说:“庶民,跪下。”
“……”张佳乐默默蹲了下来。
王杰希:“……你干什么。”
窗台上一盆兰花摇曳生姿。
兰花:“见到本王是你三生三世的福分,还不磕头?”
张佳乐:“……王杰希,我觉得你家花和你还是很像的。”
王杰希:“……你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没了XD
张佳乐我爱你❤

  童年的回忆啊数码宝贝

  光叔走好。
  
   谢谢您带给我们如此精彩的童年。

   天堂安好,无病无痛。

  

妈的智障hhhhhhhh

墨子卡:


来自lo主智障系列



脑洞大开


  孙翔:俺老孙来也!俺乃斗战圣佛!谁敢不服?!


  轮回众:


  江波涛:今天翔翔又没吃药了:)